从种植到酿造(流程)

超凡水土孕育的美酒

最好的土地,在质地和结构方面最平衡的土地,适宜的气候,温和的白天和寒冷的夜晚,孕育了这片土地最上乘的葡萄。用六十多年的老葡萄树的结晶酿造的美酒,柔和感性、香气细腻、口感复杂萦绕、颜色鲜活、强烈持久,如同葡萄树的生命力一般强盛。酒之高贵源于树根。

我们成熟的人力团队的价值观和责任感,基于八代人传承的卓越酿造传统,我们热爱并呵护每一棵葡萄树,每一根小树枝,每一个树芽,总是进行最适当的修剪,以获得从质量而不是数量而言最好的葡萄串。

了解土地和适当比例的营养成分的存在是很必要的,因为它们是植物生长、产量和葡萄成熟过程优化的基本要素。

用于酿造最上乘美酒的葡萄,吸收阳光和土壤中的养分,但它的诞生得益于人的劳作。 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如是说,这也是里奥哈所有葡萄园的写照。

劳作。 呵护的希望

从最有名的品种,到最平衡的土地,最合适的雨水,最有利的日照和温度,产生了植物和果实之间的奇迹般的平衡。

修剪应在冬季开展,每棵葡萄树留下最多三个分支,每个分支上两根小树枝,每根小树枝上两个树芽。

从严格的修剪,枝条的发芽,生机勃勃的新芽,到对枝叶的详细研究和正确的剪枝,成串的葡萄开始冒出,葡萄串大小中等,颗粒小,每公顷的重量根据里奥哈原产地命名的规定进行调整,在大多数情况下,天然的产量就低于这一严格的规定的上限。

合理的修剪和精心的呵护 根据里奥哈原产地命名管理委员会的标准,红葡萄品种每公顷的产量应控制在6500公斤以下,白葡萄品种的每公顷的产量应在9000公斤以下。我们的葡萄园的产量总是在这两个上限以下。我们的葡萄凝聚了芳香、味道和细微的差别,呈现不同的色调,在我们这片土地产出了世界上最好的一些葡萄酒。

光合作用的物理化学过程极其重要,由于光合作用,叶子表面吸收阳光辐射(因此剪除枝叶非常重要),使果实获得最优的糖分水平,在葡萄酒发酵过程中糖分转化为酒精。

葡萄采摘

只有达到最好的条件,才手工采摘葡萄,绝不会在很热的天采摘,而是在干燥无露水的日子,在黎明时分,选择成熟健康的葡萄串,很快将其运到酒窖,去梗,然后将葡萄粒倒进发酵容器。 有些特定的葡萄品种需要夜间机械采摘。

挑选和去梗 为保障最高品质的重要流程

葡萄在到达筛选桌时必须保持完整性,在桌上不仅会去掉残留枝叶,还将淘汰所有可能影响葡萄酒最终品质的杂质和次品。

完美去梗对于将果粒和葡萄串分离十分重要,这一操作需细致小心,避免损坏果粒,因为葡萄粒应保持完整,才能倒入发酵容器,以避免在流程开始前发酵失控。

我们的葡萄酒的质量是对葡萄树果实和酿造流程最严格的控制的结果。

酿造 科学的魔力

各种试验性的科学完美结合,在短短几天时间通过复杂的生化进程获得上好的酒水,将糖分转化为高度酒精,从果皮提炼香气和色泽;不同酒精的混合,为葡萄酒这一大自然的奇迹和感官的盛宴赋予生命力和成熟度。古人将葡萄酒视为生命的珍浆。

来自土地和葡萄树的当地酵母,在适合的温度下,经过一段必要的时间,在第一道动荡的酒精发酵过程中将产生转变,在另一道更沉静的苹果乳酸发酵过程中,糖分将完全消失。 不锈钢储罐保证了卫生、温度控制,并能预防微生物事故。 踩皮(pigeage)、压榨回收法(delestage)和桶内循环,使葡萄汁在果皮形成的酒帽上不断循环,以最大程度地提取果皮最好的特质。葡萄最高贵最有差异性的品质都体现在果皮中。

在酿造葡萄酒的过程中,果皮的这些特质——多酚、香气、颜色等,融入葡萄汁。在几天时间内,当本地酵母的效用衰减时,其他同样重要的物质开始发挥作用,比如乳酸菌;刚刚获得的葡萄酒将继续下一道缓慢的苹果酸发酵过程,以塑造、提炼和柔化初生葡萄酒的色调和味道,使其具备陈化的适当条件,在陈化过程中,各种成分最美好的品质在橡木桶中得到升华,通过缓慢氧化、寂静静置和定期换桶,变成达到最好条件可以装瓶的葡萄酒。

陈化 环境条件

存放酒桶的厂房需满足一系列自然条件、隔温(冷热)并寂静,让葡萄酒能够沉睡,不受干扰,远离阳光,保持最恰当的温度和湿度,使参数值的波动最小。

最佳条件:   温度13º – 15º C 湿度70% – 75%

在酿造的第二阶段,通过控制分析数据,主要是感官数据(品酒),适宜的换桶和足够的通风,而快速发展葡萄酒的全部香气。 在经历适宜的换桶和柔和的澄清环节后,葡萄酒装瓶。

在这第二个阶段,pH值、香气、颜色、味道、酒精含量、干提取物等,达到最佳水平,品质得以升华。

当然,为了获得最佳值,应使用来自成分平衡的土地、产量低的老葡萄树和收成品质很好或卓越的年份的最好的葡萄。

酒瓶储藏区 我们的葡萄酒在寂静中绽放

我们的储藏区是葡萄酒的灵魂安睡之处,在没有光、没有噪声的环境中,葡萄酒获得很长的寿命。 通过对温度和湿度的严格控制,这些葡萄酒的最佳品质在开瓶时刻涌现。